中国的知识产权保护如何发展

在这里,我们探讨了中国如何改变其知识产权制度。随着侵权和商标侵权成为司法管辖区的一个问题,姚冠阳谈到了中国为解决这些问题所做的改变,以改善发明人及其业务。

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概论

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对专利,商标,版权,商业秘密,集成电路布图设计和地理标志提供保护。共有三类专利:发明,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 2019年,约有440万件专利申请被提交,其中140万件是发明,230万件是实用新型,70万件是外观设计。专利申请的增长率每年约10%。

到2020年2月,有效发明专利总数为270万,实用新型专利为540万,外观设计专利为186万。中国是《专利合作条约》(PCT)的成员,截至2020年2月,共提交了6.8万份PCT申请。每年都有大量的商标申请,而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为780万。到2020年2月,有效商标总数约为2593万个,批准的地理标志商标总数为5474个,颁发了28,396张IC布局证书。

到2020年2月,有效发明专利总数为270万,实用新型专利为540万,外观设计专利为186万。

法院系统采用“ 1 + 3 + 21”模式,该模式于2019年1月成立的最高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审理第二审知识产权案件的上诉;在第一层上,2014年分别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设立了三个知识产权专门法庭,并在2016-2019年期间设立了21个知识产权专门法庭,以对该市所属省内的某些知识产权案件具有跨地区管辖权或其邻近城市。中国没有判例法,但最高法院偶尔会发布各种知识产权法的司法解释,以解决新的法律问题。中国采用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和《反垄断法》,以规范企业的行为并保持商业竞争的良好秩序。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典型补救措施包括自动禁令和损害赔偿。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多维体系来保护知识产权。

到2020年2月,有效商标总数约为2593万个,批准的地理标志商标总数为5474个,颁发了28,396张IC布局证书。

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需要改变什么?

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还不成熟,但多年来仍在发展。需要改进的最基本要素是尊重知识产权并寻求保护知识产权的解决方案。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在法院在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判给的损害赔偿。根据中国一所大学的统计数据,2013年,发明专利侵权案件的平均损害赔偿金约为人民币80,000元(11,000美元),远低于律师费。

自2014年以来,中国经济已逐步发展为以创新为主导。

七年前如此低的损害赔偿的一个原因可以用“民事证据规则”来解释,该规则对知识产权所有人并不十分有利。大多数“举证责任”都在知识产权所有人身上,例如专利权人,甚至是损害赔偿。但是,证明侵权产品销售数量的销售记录是由侵权者控制的,知识产权所有人无法访问。因此,知识产权所有人最多只能提供间接和辅助证据,有些证据不能被法院说服,因此几乎不会造成高额赔偿。

从商标方面来说,恶意注册,包括出于自由驾驶目的的恶意申请和仅用于牟利而非出售目的的大量申请,也可能是造成此类损害的原因,因为此类IP所有者未经身份验证不应该为各自的创新提供法律保护。

从商标方面来看,恶意注册问题已成为法律体系的重点。

为了解决此类问题,发生了哪些变化?

自2014年以来,中国经济已逐步发展为以创新为主导。知识产权在创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将更加注意保护此类创新的利益。从高级政府级别开始,倡导“严格,平等,广泛和快速”的保护精神,作为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并且正在考虑将惩罚性赔偿纳入其中。最高法院和地方高等法院都在发布关于增加赔偿金的指南,并使《民事证据规则》有利于知识产权所有人收集证据。

2019年10月,对证据规则进行了更新,纳入了“证据制裁制度”,以迫使侵权者提供有关侵权产品的会计账簿和财务材料。结果之一是,法院判给的损害赔偿金正在增加,平均达到0.3–50万元人民币,因为侵权人现在必须提交说明其产品销售金额的证据,否则,法院应判决知识产权所有人的损害赔偿证据。一些知识产权侵权判决的损害赔偿额相当高,例如,华为诉三星专利案于2017年判赔8000万元,空调格力诉Aux系列专利案于2018年判赔4600万元,小米商标侵权该案2019年判处罚款超过6000万元人民币。

2019年,在竞争者之间提起了大约四项专利案,涉及金额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的高额赔偿

此外,尽管中国没有判例法体系,但正在制定先例案例指导机制,因此法官通常会考虑类似的先例案例,以避免对几乎相同的事实和情况做出不同的决定。在实践中,欢迎律师提供类似的判例供法官参考。此外,一审诉讼的待决期限也很短,为一年半,而无效程序则为四到八个月。

从商标方面来看,恶意注册问题已成为法律体系的重点。恶意注册的详细情况已被列为2019年法院的指南,因此法院可以在实践中准确识别恶意行为。

这些变化对企业的影响

企业正在感受到如此强大的IP保护的好处。从专利方面来看,在开始新产品研究之前,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进行FTO分析。公司还制定了专利组合布局的计划,以保护其市场。凭借积累的专利实力,公司正在利用这些专利作为武器,尤其是为竞争对手申请IPO创造障碍。 2019年,在竞争对手之间提起了大约四项专利案,涉及金额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的高额赔偿;被告必须取消其首次公开募股的努力,因为在中国,首次公开募股的公司不得参与任何诉讼。

对于涉及电信技术的企业,标准必要专利(SEP)是他们最有价值的资产。 SEP侵权案件指南在广东省和北京高等法院发布,以就如何将公司行为视为“品牌”(公平,合理和非歧视)提供指导。认真审查企业在SEP许可协商过程中的通信,以评估哪一方存在故障。这肯定会在电信行业的竞争对手之间带来良好的秩序。

长期影响和进一步变化已迫在眉睫

凭借强大的知识产权保护精神以及自动禁令和广阔的市场,中国正在成为国际公司解决其知识产权纠纷的有利司法管辖区。未来专利和商标申请量将稳步增长。在执法方面,2019年全国各地法院受理的知识产权案件超过20,000件,并且在未来几年中预计还会超过这个数量。

知识产权权利人正从不同角度逐渐主张合并的知识产权,例如主张商标侵权加上反不正当竞争主张,以寻求多维的司法救济,并有更多机会获得法院支持。无疑,将会出现新的,更复杂的知识产权问题,并且到2020年将出现越来越多的备受瞩目的高额赔偿案件。这对中国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是一个挑战,但这对于中国也是一个机遇。完善此系统以构建良好的业务环境。

 

联系方式:

电子邮件: gyyao@liu-shen.com

电话:+86 15101078357

线:008610 62681616分机7008

 

刘沉,1993年3月成立&联合会是中国政府指定的专利和商标代理机构,负责处理涉及海外各方的专利和商标事务。

他们也在司法部注册。作为三合一事务所,刘沉&合伙人有能力在知识产权的所有阶段为客户提供服务:权利的获取,权利的转让和/或许可,具有权利的投资,权利的执行和保护以及相关的诉讼和行政诉讼。

姚先生专门提供与专利法有关的法律服务。基于将近15年的专利起诉和诉讼经验,姚先生对中国专利法律制度的精神有着深刻的了解。作为首席律师,姚先生曾为多家国际和国内企业处理专利纠纷。他具有根据特定案件设计总体诉讼策略的专业知识,并且具有为客户的利益汇总和分析案件详细信息的强大能力。姚先生精通专利检索,在结合检索资源方面具有出色的技巧,为专利无效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