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损伤后会发生什么?

在与史蒂夫·容格(Steve Yung)交谈时,我们了解了脑部损伤如何影响人们的日常生活,以及律师如何在这些情况下提供帮助,以确保那些遭受人身伤害的受害者成为最佳帮助。

在处理涉及脑损伤的人身伤害案件时,客户主要关心的是什么?

脑损伤的严重程度可能不同:从轻度脑震荡到外伤性脑损伤。对于某些客户及其家人,脑部受伤后的生活可能永远不一样。客户在他们生活中的痛苦时刻来到我们这里。他们常常感到恐惧,对未来的前景充满不确定性,并对法律程序的运作方式有疑问。经常有人问我们:“诉讼涉及什么?”,“我的脑部受伤将如何影响日常生活?”,“我将能够再次工作吗?”,以及“脑部受伤将如何影响我和我的家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目标是确保客户能够找到最好的康复团队,使自己随时可以回答他们所遇到的任何问题,并为他们争取到最好的补偿。最终,我们旨在消除所有障碍,以确保他们能够专注于自己的康复。

受害者多久返回一次工作?他们在这里面临什么挑战,即如果他们的工作场所不能满足新的要求怎么办?

脑损伤的影响可以改变生活的许多方面,包括就业。不管事故是造成轻度还是严重的脑外伤,一些客户都发现他们不再能够完成曾经做过的工作,或者不再能够安全地完成工作。可能需要在工作场所进行调整以适应需求,某些客户可能需要找到新工作。

在严重的脑损伤病例中,客户可能无法长时间恢复其事故发生前的工作,即使在那之后,也无法满负荷工作。有些人永远无法全职工作,另一些人不得不接受另一份工作的培训,而在严重的情况下,有些人永远都无法重返工作岗位。

脑损伤后重返工作岗位时,即使是诸如轻度脑震荡之类的“轻度”创伤性脑损伤也可能构成挑战。注意力集中,记忆,疲劳和头痛都会影响我们客户的重返工作能力。因此,有时需要逐步恢复工作(例如,在头几个小时或更短的时间里工作半天)。我们经常聘请职业治疗师提供服务,以帮助客户制定执行工作职责的认知策略,他们还可以为调整工作站提供建议。

在灾难性伤害案件中,我们的律师可以帮助与其他机构或保险公司一起解决承保范围和资金问题,例如就业保险,加拿大退休金计划残疾,私人扩展医疗保险公司或私人残疾承运人,工会及其集体协议条款,人力资源经理等。

在这种情况下,律师如何获得最佳治疗?您需要律师吗?

严重脑损伤患者的康复团队可能包括物理治疗师,运动机能师,职业治疗师,心理学家或神经心理学家,言语/语言治疗师,病例经理和职业顾问。虽然没有必要聘请律师来组建康复团队,但律师的确拥有与一些最佳,最受人尊敬的医生的联系,并且能够确保任命。

您必须向工行提出多长时间的索赔?

In British Columbia, you have two years from the date of the accident to start the litigation process.  However, at 辛普森·托马斯&律师事务所我们鼓励律师早在限制日期之前(通常在头六个月内)提交民事索赔通知。

这种情况持续多长时间?如果症状随时间而恶化,但索赔/案件已经结案,该怎么办?这里有什么选择?

案件的持续时间因案件而异。我们建议客户专注于治疗和康复,遵循其康复团队的建议,只有在对他们的预期康复水平有所了解后,才考虑解决。我们获得专家的意见和评估,包括未来护理的费用,过去和未来的收入损失以及预期寿命报告,以为我们的和解谈判提供依据。

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发生车祸后脑损伤的受害者有两部分法律追索权。侵权索赔和第7部分事故利益索赔。一旦案件结案,侵权诉讼中的诉讼程序已经结束,您将无法重新开始诉讼,也没有进一步的法律追索权。

根据现行法律,不列颠哥伦比亚保险公司(ICBC)在第7部分下可提供高达300,000加元的资金,以满足事故受害者的康复需求。侵权索赔得到解决后,索赔的第7部分将对索赔人开放。如果症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恶化,则索赔人可以要求工商银行提供资金以进行进一步治疗。如果工行拒绝了该要求,则可以采取法律行动。根据第7部分进行的任何法律诉讼必须从事故发生之日起两年内,或者从最后一次付款之日起两年内(以时间较长者为准)开始。

 

容祖

[email protected]

直拨电话:6046973999

辛普森·托马斯& Associates

尼尔森街1301-808号

温哥华,不列颠哥伦比亚省V6z 2H2

www.simpsonthomas.com

辛普森·托马斯&合伙人(以前是辛普森& Company) have been advocating for accident victims for 50 years.  Central to the firm’s ethos is a team of caring, compassionate and community-focussed individuals.   As managing partner of 辛普森·托马斯& Associates, 容祖 strives to ensure that his clients have the medical support they need, including access to the best rehabilitation professionals, and the compensation they deserve.   Stephen’s experience spans all levels of court in British Columbia including the Court of Appeal.  He has considerable experience dealing with catastrophic losses, including brain injury.  The firm has a long history of advocating for the victims of the brain injured and in raising awareness on the prevention of brain injury.  Bernie Simpson, C.M., one of the founding partners of 辛普森·托马斯and Associates, was instrumental in enacting the B.C. Bike Helmet Legislation when he was a Member of the Legislative Assembly (MLA) in the 1990s.

发表评论